当前位置: 主页 > 休闲创意>柏文学:“少女毁容案”不能忽视精神赔偿
柏文学:“少女毁容案”不能忽视精神赔偿
2017-12-23 11:49:54   浏览:

(原标题:柏文学:“少女毁容案”不能忽视精神赔偿)

11月26日上午9点左右,“安徽少女毁容案”民事案件二审在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当陶某某的律师对庭审笔录签字确认结束后,周岩突然拦住陶某某的胡姓律师,问其为何陶某某至今仍被关在少管所以及伤残赔偿金等问题,律师仍然闭口不谈,无奈想从法庭另一个门出去,但被周岩追上并拽住其胳膊要求回答。此时,情绪激动的周岩表示要“讨个说法”,后被其律师李智贤拉住并带到一旁安慰。

周岩拦住胡姓律师想“讨个说法”,是因为犯罪嫌疑人陶某某及其监护人都没到二审现场,而到场的代理律师胡某对伤残赔偿金等问题闭口不谈并持逃避态度。周岩家人无法联系到陶某某父母,至今没见过他们,没拿到过一分钱,对方更从没主动联系过他们。周岩情绪激动的原因还有,陶某某方认为她现在所有的治疗费都是不需要的,属于过度治疗;教育费用不予支持,认为学业被影响与本案无关;精神赔偿不予支持,认为精神赔偿不属于物质损失,没必要赔。最受争议的伤残赔偿金,一审法院没有支持,二审法院是否支持还不知道。

不得不承认,与惩罚性赔偿一样,我们国情里,精神损失赔偿在司法制度上还没被重视。被性侵女性尤其是幼女、被身体伤害的,得到的赔偿基本是直接物质损失的补偿,而受害者遭受的心理痛苦和精神伤害以及间接损失,赔偿诉求基本得不到法律的支持。客观上,与成熟法治国家相比,我们施行精神赔偿的条件还不充分,譬如精神赔偿的范围和量化标准如何掌握,司法实践中如何避免法官过大自由裁量权从而防止司法腐败,都是绕不过去的坎。但是现代法治文明和个人权利保障在倒逼精神赔偿起步,少女毁容案的精神赔偿岂能忽视。

忽视精神赔偿的后果,无疑是犯罪成本的大大降低,由此导致法律的指引、预测、教育诸功能也大打折扣。一般法理书中对于法律的功能都分为5个:指引,评价,预测,教育,强制。其实更基本的功能还有“威慑和信仰”,虽然这含在“指引和教育”中,却不完全等同。有了法律的威慑和信仰,才能有效抑制民间“同态复仇”的本能冲动。以“同态复仇”追求自身安全,遵循的是原始的自然法则,缺陷是将导致整个社会的无序冲突,大大提高人类的生存成本。实现法律“威慑和信仰”的功能,前提是法律的平等、公正、理性,成为大众认可的公道与正义的化身。精神赔偿的补位、到位,无疑会让法律的功能上一个台阶。

没有公平正义,法律难以抚平受害者的创伤。不再有恨,不代表创伤痊愈了。今天先看到境内网络新闻“合肥少女毁容案今日二审受害 女孩称不再有恨”,还以为受害女孩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。看了内容方知不是那么回事,受害女孩之所以不再恨了,是因为她觉得“他不值得去憎恨”。后来发现凤凰网转载这则新闻时,把题目修改为“合肥“少女毁容案”今天二审:受害女孩称不值得去恨”。境内网络编辑们难道不懂得“不再有恨”与“不值得去憎恨”并非一回事吗?未必。原先新闻说陶某某“求爱不成”加害于周岩,今天新闻说“交往过程中产生矛盾”,周岩惨遭同学陶某坤毒手”,这个叙事变化的根据和原因是什么?

“是否值得憎恨”绝非伪命题。值得恨的,或有爱的成分在其中,譬如爱恨交加,恨铁不成钢。不值得恨的,应是极高的轻蔑。有网友问,“今时能像别时圆吗?”意在批评周岩早恋了。其实周岩与陶某某同校不同班,为躲后者,周岩转校;仍受骚扰,便休学在家;后来重回新校读书时,被陶某某破门闯入家中浇上打火机油点火燃烧。周岩不再恨还有另一层,毕竟4年多过去了,再恨也恨不动了。仇恨是一种负面激情燃烧,消耗能量极大,对身心健康影响严重。当时周岩经过7天7夜抢救才脱离生命危险,十多次手术后元气大伤,体残力衰,沉湎仇恨于己也无益。加上她一直坚持学习文化课知识,学绘画,希望上大学读美术专业,既没时间发泄仇恨,也得以排解负面情绪。

当然,周岩不再恨的更重要原因,或是相信法律会给予公平、公道、公正的裁决,作恶者最终会受到法律的应有惩罚,相信法律能为自己主持正义。周岩对法律满怀期待,所以当她对一审裁决感到不满时,便上诉进入二审程序,焦点依然是精神赔偿和伤残赔偿金。我们不妨一同期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