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经验分享>酸甜苦辣:贫困村“第一书记”话扶贫
酸甜苦辣:贫困村“第一书记”话扶贫
2018-01-08 11:17:47   浏览:

  “十三五”开局之年,为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,脱贫攻坚是要下狠劲儿抓的头等大事。为了加快脱贫进程,不少地方向贫困村派出了“第一书记”,帮助贫困户脱贫致富。一年来,这些第一书记们,扎根基层,与广大农民同吃同住,与百姓结下了深厚情谊。在扶贫的道路上,他们付出了艰辛,洒下了汗水,也有沉甸甸的收获。我们邀请了四位第一书记,一起聊聊他们扶贫路上的酸甜苦辣。

  你啥时也来包我们村?

  千佛崖村地处丘陵山区,是一个省级贫困村,共有326户1327人,其中贫困户146户393人。千佛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:留守老人、妇女、儿童随处可见,师生在危房中上课,有村民还过着靠肩挑水的日子。那时,我就下决心要当乡亲们的守护者、贴心人。

  截至今年12月11日,28户的危房改造完毕。经过近两年的努力,河口小学的危楼成为过去,教学楼修好了,教室里装了暖气,这里的娃娃们也能像城里娃一样用上多媒体,享受名师在线授课。

  娃娃们的事一刻都不能耽搁。由我牵头为本村和邻村一共7名孤儿,申请了民政的困境儿童救济,他们每月可领到300元的生活保障资金。“郭书记,俺考了一百分哩!”说这话的是去年因没户口没学籍不能参加考试的刘心安。21岁的宋在帮也第一次拿到了身份证。

  今夏,在远隔数十公里的城头镇,一个考入大学的孩子孟凡修,因为上不起大学,想起了在电视上曾看到过和我有关的新闻,托人找到了我。孟凡修的父亲精神失常,母亲改嫁,靠祖父母务农供养其读书。在了解这些情况后,我们主动对接了媒体,帮助孟凡修募集到助学金共1.21万元,圆了孟凡修的大学梦。

  脱贫路上不能让一家掉队。我们与区残联一起为15个残疾人落实了助残致富项目,向57个残疾人对接了助残器械辅助项目。孙业玉是一个典型。从前,双手拄拐的他是村里脱贫的重点帮扶对象,如今,他装上了假肢,一跃成为省级养蜂致富能手,还带动全村最困难的残疾人家养藕致富。

  在村里,我就像邻家大妈、大姐和闺女。每当我骑着电动车,穿行于各村镇之间,常会听到村民问:“你啥时也来包我们村?”我想这句话就是对我最好的褒奖。(讲述者郭彦滨系山东枣庄市山亭区凫城镇千佛崖村第一书记)

  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,管下去

  作为一名有20年教龄的老师,驻村第一天我就去了村小学校。尽管早早做足了心理准备,但眼前的景象还是让我震惊:破旧的教室里,7个贫困家庭的孩子并班上课,1个铅球和1个篮球是仅有的体育用品,工具书只是奢望……更让我心痛的是,在这个年纪本应快乐无忧孩子的眼睛里,却是空洞、茫然,和对陌生人的恐惧。

  我决心要改变这一切。借助社会力量,将校舍修缮一新,孩子们第一次用上水冲厕所,校服、文具、电脑等用品源源不断地送来。很多同事说,这次扶贫的任务主要是着眼产业发展,提升村民收入,学校建成这样,已是超额完成任务了。可我知道,这远远不够。硬件设施是改变了,可7个学生依然懵懵懂懂坐在教室里,不知道外面世界的样子,没有梦想,也没有对美好明天的渴望。

  为了有更多时间跟学生们在一起,我住进了学校的空教室,很快和他们打成了一片。孩子们没吃过蛋糕,我就从石家庄带过来;孩子们没过过“六一”,我们就安排了“盛大”的节日聚会;中秋节爸爸妈妈不在身边,我就和孩子们一起吃月饼、赏月。渐渐的,他们学会了:上课下课要向老师起立鞠躬;感谢别人要说“谢谢”;做错了事情要说“对不起”;看到家长辛苦了一天,对他们说一声“爸爸妈妈辛苦啦!”虽然这些不属于驻村工作的考核指标,但我们都形成了一个共识——得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,管下去。